碎花上衣,塑膠拖鞋,深棕色人字紋天冷也捨不得拿出來穿的大衣,與時尚完全沾不上邊的爺爺奶奶們

佛要金裝,人要衣裝,那麼,當我們褪去這一身價格從人民幣一百到上萬不等的包裝之後,還能剩下什麼。

之一:

每回,當人生特別迷惘或是覺得自己迷失在物質生活中時,我總會想想記憶中穿著湖藍色白色小碎花上衣,棉麻混紡七分褲,整個人陷入沙發中的奶奶,她不喜歡拍照,一輩子也沒有出過國,穿新衣服會非常不好意思,她最拿手除了好吃的家常菜之外,還會所有節慶宗教祭拜所需要的「供品」,小時候的我,完全無法想像,要是有一天奶奶走了,我必須吃別人包的粽子要怎麼辦。

Continue reading “碎花上衣,塑膠拖鞋,深棕色人字紋天冷也捨不得拿出來穿的大衣,與時尚完全沾不上邊的爺爺奶奶們”

再見,或許不見

人生第一次離別,是外曾祖母過世的時候,國小未畢業,「死亡」這個概念離我相當的遙遠,就算知道個大概:再也見不到一頭白髮、總是梳個髮髻的曾祖母—,情感上還是離悲傷很遙遠,參加葬禮之前,以為是跟平常家族聚餐一樣,要換衣服,那就要穿得漂亮,拉出黃色碎花配有同套小外套洋裝,家人才說不行,得穿黑白的那一件洋裝才行;到了葬禮,媽媽阿姨舅舅們,還有很多其他不認識的大人,模糊之中,甚至連表哥,都泣不成聲,對於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的自己,莫名地有一股罪惡感;不知為什麼,這段記憶就是二十幾年來,一直深深地駐紮在腦海裡,倒是那年,或是那個年紀前後幾年的大部分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Continue reading “再見,或許不見”

給後來者 —「Do What You Love」做你所愛

有一句話,無論是在英文裡還是中文裡,給刷印上書籤,甚至當成字句畫裱框,更甚至,很多人在聽到某些人表達感覺人生不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挫折心情時,也會用它當作安慰,「Love what you do」(愛你所做)。

親愛的後來者,請不要再拿這句話來安慰自己對未來的茫然感和恐慌了。

Continue reading “給後來者 —「Do What You Love」做你所愛”

刺青,到底是得罪了誰

親愛的爸媽,

這篇文章不是為了說服你們認同刺青,或是允許、喜歡我刺青這件事,在我們親子雙方互相教育彼此世界觀的互動上,這大概是唯一一件我完全沒有自信讓你們改觀的話題。

我只是,想和你們說說,刺青,之於我的意義是什麼;而這一個藝術文化,對我的生活觀有多大的影響,刺青,不止是在我身上洗不掉的圖騰。

Continue reading “刺青,到底是得罪了誰”

婚,與,不婚,不是幸福快樂的界線

「我相信,有一種女人,

懂得解決生活疑難,

有想要追求的夢想,

懂得取和捨,

不累積負面能量,

不為任何事情扭曲自己的意願,也

不會依傍著不適合的男人委屈自己。

因為,

幸福並不是掌控在別人手中,而是

放在她心中的一種能量。

不管她們嫁或不嫁,

嫁給誰,

都幸福。」

—多年前偶然讀到的一篇短詩,當時,以為遇到了知心

Continue reading “婚,與,不婚,不是幸福快樂的界線”

一封給家有熱愛旅行的女兒的家長的信

親愛的爸媽,

前幾天在刷網路文章的時候,看到下面這篇文章,我突然也好想寫信給你們,要你們不要擔心,也讓你們了解為什麼我總是不斷地旅行。

文章原文是英文的,我把它翻譯了,就當作是我給你們寫信的序篇吧。

一封給家有熱愛旅行的女兒的家長的信 by Mairead McMahon
「路上小心。」,媽媽總是這樣對我說。
不管我出門是為了晚上和朋友出去玩、是一個人單獨到世界的另一端旅行,還是只是到街上的商店買東西,她總會對我說,「路上小心。」
我知道, 我媽媽最關心的事就是我快不快樂,可是那些未知、可能在旅途中會發生在我身上的危險在她的心上蒙上一層擔心。
這封信,獻給那些有一個一心只想背上一只裝滿除了必需品別無其他的背包,走出社會規範的女兒的父母,這封信,獻給這些母親們。
Continue reading “一封給家有熱愛旅行的女兒的家長的信”